時論廣場》俄烏戰爭中最大的贏家(石齊平)


時論廣場》俄烏戰爭中最大的贏家(石齊平)

西方加大對烏克蘭的軍事支持將嚴重削弱俄羅斯。(圖/美聯社)

俄烏戰爭一週年各方博弈,初步評估大致是:烏克蘭大輸家,俄羅斯與歐洲也是輸家,美國及中國爲贏家,但這只是小歷史觀;如從更宏觀更長遠的大歷史角度看,中國極可能是一個更大的贏家。

這得從季辛吉的三角戰略理論談起。三方博弈,任何一方必須避免被其他兩方聯合起來對付,冷戰時期美國雖強,但同時對付中、蘇兩強仍感吃力,直到採用了季辛吉戰略聯中對蘇之後,才扭轉局勢,贏得勝利。

2016年川普上臺後,曾採季辛吉建議擬聯俄對華,但爲美國國內強烈反俄情緒阻撓未果。2021年拜登上臺更將季辛吉理論置諸腦後,既不聯俄對華,又不聯華對俄,而是既對華也對俄,只是前者更難對付,所以順序上先對俄,幹掉了俄之後再對華。

云林三圣公庙供奉死难者 众人献花追思

哥要做女王!

俄烏之戰開打一年以來,亦可洞見美國之用心。先誘烏入北約激怒俄,俄烏雙方開打之後即把俄往死裡打,遲遲不願停火,反而持續加柴,終極目標不是把俄打得元氣大傷變成三流國家,就是出現政變推翻普丁,或者俄羅斯進一步分裂。果如此,接下來就是全力對付中國。

蒋万安贴与戴维斯合照 陈时中酸:爱「割稻尾」

必須看到,俄國幅員橫跨歐亞兼顧東西,但俄從來就有極強烈的西方情節,這不僅跟人種及宗教有關,也與他的疆域從來根植於西方有關(東方領土,主要是19世紀中葉掠奪自中國),1991年雖被西方整垮了,但解體後的俄羅斯不念舊惡,一心還是想融入西方,對北約一再東擴也是一再隱忍,直到美國動烏克蘭腦筋後才爆發克里米亞併吞事件,然後就是這一次的俄烏戰爭。這場戰爭無論戰場勝負如何,一個最深層次的效應,應該是徹底打擊了俄羅斯長久以來根深蒂固的西方情節,把俄羅斯逼得不得不進一步靠向中國。

色即舍 小说

這就要回到季辛吉戰略理論了。其實何止季辛吉,與季辛吉同時代的大戰略家布里辛斯基在1997年出版的《大棋盤》一書中就警告美國,千萬別讓中國、俄羅斯與伊朗聯手的局面出現。還有一位也是著名的戰略學者、以《文明的衝突》享譽學界的杭廷頓,從美國關注的角度,針對21世紀提出了一些預言,比如:中國興起將對美國形成根本且全面的挑戰;伊斯蘭世界與西方的衝突將會加劇;儒家—伊斯蘭聯盟可能出現…,這些預言,明顯地都在出現甚至已成爲事實,而且,還不只是中、俄、伊,中東的沙烏地及一衆海灣國家也有極大概率加入這個朋友圈,基於各種條件及原因,這個正在積極擴容中的朋友圈,最終必將以中國爲核心。

從資源稟賦的比較優勢角度來看,這個或將以中國爲中心的經濟圈,成員之間的優勢互補性極強,這樣的互補性輔之以一帶一路的基礎建設,及全球方興未艾去美元化趨勢下的人民幣國際化,勢將如虎添翼,產生巨大能量,對美國及美元霸權形成空前挑戰與衝擊。

王信贤:两岸政府不该透过大交流攫取自己的政治利益

美國無疑在俄烏戰爭中取得了許多實益,但卻可能犯了重大的戰略錯誤,而使得其原本視爲最大對手的中國反而贏得了棋盤上的大勢,布里辛斯基和杭廷頓地下有知,想必感觸萬端;季辛吉已老,心中或嘆:「恨不用吾謀耳。」

(作者爲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耀德生技阿兹海默症新药 报捷

泰国邮包屡查获违规肉品 泰政府今宣布成为非洲猪瘟疫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