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史話-密支那戰場的國軍翻譯官


兩岸史話-密支那戰場的國軍翻譯官

隸屬新編第38師的砲兵,正以105mm榴彈砲攻擊孟拱的日軍陣地。(美國國家檔案館提供)

台湾数位经济发展推广大使-沉浸体验 建构文旅

晚年旅居洛杉磯的於漢經,與由馬英九前總統頒發的抗戰勝利70週年紀念章合影。(作者提供)

中國遠征軍在緬甸密支那同日軍作戰。(新華社)

国防部评估中共第3艘航舰福建号 2025年服役担任战备

我有一座英魂殿

《那段英烈的日子──中日戰爭勇士餘生錄》一書由金剛出版事業有限公司出版。

編者按《那段英烈的日子──中日戰爭勇士餘生錄》一書由許劍虹所着,金剛出版事業有限公司出版。書內描寫抗日戰爭時陸海空三軍及憲兵英勇作戰、爲國抵抗外侮的精釆故事。如今這些抗日勇士們業已年邁,但他們當年的奮勇作戰,不只拯救了國家,也扭轉了世界的命運。

對於投入過密支那戰役的國軍先進而言,他們也無一不以參加過這場改變世界局勢的戰役感到驕傲。然而密支那戰役是一場國際性的戰役,投入反攻的不是隻有國軍,同時也脫離不了美軍的參與還有英軍的後勤支援。這意味着翻譯官的工作,在密支那戰場上的作用不會下於步兵、砲兵、特戰部隊以及飛行員。他們的任務,是與美軍保持密切的聯繫以隨時提供前線將是必要的空中與火砲支援。

發生在1944年5月到8月的密支那戰役,是國軍抗戰期間在海外取得的最輝煌戰果。在這場戰役中,我駐印軍乘坐滑翔機突然降臨,一舉拿下了防守空虛的密支那機場,比6月6日的諾曼地大空降提早幾個星期發動,當時全世界爲之轟動。除了不只重創強敵,還成功縮短駝峰航線的距離,大大提升了美國援助中華民國的效率。

對於投入過密支那戰役的國軍先進而言,他們也無一不以參加過這場改變世界局勢的戰役感到驕傲。然而密支那戰役是一場國際性的戰役,投入反攻的不是隻有國軍,同時也脫離不了美軍的參與還有英軍的後勤支援。這意味着翻譯官的工作,在密支那戰場上的作用不會下於步兵、砲兵、特戰部隊以及飛行員。他們的任務,是與美軍保持密切的聯繫以隨時提供前線將是必要的空中與火砲支援。

青年立志從軍報國

翻譯官在緬北戰場上的重要性,可見一般。於2016年4月份在南加州亞凱迪亞(Arcadia)市過世的於漢經先生,就是曾經在孫立人將軍麾下擔任翻譯官的新1軍老兵。從他精彩的參戰經驗來看,我們不難發現翻譯官的工作不僅是要把中文翻譯成英文,英文翻譯成中文,也還必須要對軍事術語及武器裝備有更精確的掌握。必要的時候,他們也會到前線與步兵弟兄們一起戰鬥。

英業達:如果沒有貿易戰 中國大陸其實是很好的製造地

於漢經先生祖籍山東,於1928年9月出生在臨淄縣的於家莊。與大多數抗戰期間志願參軍的知識青年一樣,他成長於一個相當富裕的家庭,而且在家裡三個孩子裡又排行老大,因此得到父母親的細心栽培。他先後就讀於於家莊的皇城小學,然後又到縣城裡的臨淄縣立中學完成初中教育。由於在初中的課業表現名列前茅,於漢經獲准免試進入山東最有名的濟南高級中學深造。

隨身 空間 推薦

可是進入高中沒過太久,就爆發了對日抗戰。於漢經與四位表現優秀的學生在校方組織下,在濟南從事抗日宣傳的工作。1938年底,時任第3集團軍總司令的韓復將軍放棄濟南,迫使於漢經等愛國青年必須逃離這座即將淪爲日本佔領區的山東省省會。既然沒有辦法回到故鄉,從軍報國也就成爲了這幾位知識青年的最佳選擇。

台中奥运国手 齐声谢爸爸辛劳栽培

老先生表示,他們五位愛國青年當中就有王英明與劉一鳴報考陸軍軍官學校第14期。這兩位青年,都爲了守護中華民國而在抗日戰場上捐軀。不過於漢經想要先完成學業,於是他隻身走到河南省的舍其店,進入國民政府專門爲山東流亡學生設置的國立第6中學。在那裡,他們每個月可以得到教育部提供的九塊大洋伙食費,這讓於漢經對政府提供的照顧十分感念。

中美双方特使 再次就气候合作交换意见

在河南待了四個月,於漢經便隨着學校走了兩個多月的路,經由湖北省與陝西省進入四川省。國立第6中學的新校址設於四川省成都附近的綿陽縣,老先生就是在那裡完成了高中的學業。出於對英文的興趣,於漢經在由國立第6中學畢業後又考入了國立西南聯合大學外文系。西南聯合大學由的國立北京大學、國立清華大學與私立南開大學合併而成,是抗戰期間大後方地區最有名的學府。

從學生到國軍翻譯

望族之后陈联薰老照片展 看见早年常民文化

當時擔任外文系主任的陳福天,他是來自夏威夷的歸國華僑,與戰地服務團主任黃仁霖將軍相當熟識。此刻正值同盟國準備反攻緬甸之際,黃仁霖出於與美軍並肩作戰的考量,試圖從西南聯合大學外文系中招募優秀人才到部隊裡擔任翻譯。他在昆明成立了一所譯員訓練班,並透過陳天福延攬了於漢經等一批外文系高材生進入受訓。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

陳福天在議員訓練班裡親自授課,試圖增進學生們的英語能力。於漢經在那裡不只學會英翻中與中翻英的技巧,還學到了外交禮儀。這些課程看在老先生眼中,不只在戰場上有用,對他的人生也大有幫助。完成了三個月的訓練後,陳福天便將他們介紹給了自己的好友,時任新1軍副軍長的孫立人將軍。孫立人沒有多想,就挑了包括於漢經在內的五名翻譯員到他兼任師長的新編第38師服務。(接右頁)